【芭莎艺术】他在日本被认为超越了王羲之,真正的杰出会穿越时间,被世人看见!

摘要: 明末清初,鼎革之变,王铎弃明仕清,被划入“贰臣”之列。尽管他曾创作出惊世骇俗的书法作品,但却因此而书名不显。辗转流年,时光沉淀,世人终于肯定了他的书法成就。

10-29 17:14 首页 时尚芭莎

王铎 草书

明末清初,鼎革之变,王铎弃明仕清,被划入“贰臣”之列。尽管他曾创作出惊世骇俗的书法作品,但却因此而书名不显。辗转流年,时光沉淀,世人终于肯定了他的书法成就。

王铎是明末清初的书画家,吴昌硕曾评价他的书法为“有明书法推第一”。但从明末到近现代的几百年间,王铎的名气却并不显著。用“才高运蹇”来形容他的一生,也许再合适不过了。书法家王铎


叛明仕清


晚明黑暗动荡的政局牵动着王铎的仕途。彼时,已过不惑之年的他正处在朝廷腐败、阉党横行的局势中。崇祯十一年(1638年),王铎被晋升为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经筵讲官、教习馆员。在此期间,他却因为上书弹劾崇祯帝的宠臣杨嗣昌而触犯了圣怒。

王铎《拟山园帖》


1618年起,清兵大举入关侵犯,纵横华北一带,王铎被派往京城分守大明门。在抗敌过程中,他的幼女、次女相继夭卒,心力交瘁的王铎两次上书乞归省里。获允后,他便结束了政治生涯并回到故乡。


然而,在政局动荡、内扰外患并作之时,朝廷于崇祯十三年又重新任命王铎为南京礼部尚书。在赴任途中,由于农民起义战火四起,王铎的父母与妻子相继亡故,他只能独自漂泊于江南一带。王铎 草书临帖


崇祯十七年三月,李自成率领的农民起义军攻克北京城,崇祯帝自缢。是年五月,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称帝,史称南明政权。次年,王铎因在农民起义军追杀福王时有救护之功,被升任为东阁大学士,旋加太子少保、晋少傅。


但南明小朝廷在颓败大势之下也无力回天。1645年,清兵攻破南京城,原明臣在一场大雨中跪迎了侵略者,王铎也在洪武门降了清。

王铎 书杜甫诗《秋兴》


仕清后不久,王铎便被召进北京,被授予礼部尚书、弘文院学士。然而,作为明朝旧臣,王铎在仕途上很难有所作为,他不仅有着强烈的负疚感,还必须回应外界的严厉指责。在《古怨》一诗中,他写道:“命在复何语,恩深感慨长。”因为身欠一死,既往所有的惨淡经营皆已毁于一旦。这种愧疚与负罪感,伴随着王铎生命的最后几年。

王铎 草书


《清史》将王铎列入《贰臣传》,并以其人品而累及其书法。他张扬的书风与清代严酷的政治文化气氛相悖,而与他同时代的董其昌倒是以其简淡、柔媚的书风而受到康熙的垂青,风行一时,这在客观上也阻碍了董派以外书风的延续。王铎 临张芝《冠军帖》,1650年


“字画诗文,吾辈之寄也、爱也、憎也”


在传统的儒家教谕中,不食周粟乃是臣子高尚人格的象征,生死关头最能考量人臣的政治伦理。在民族大义面前,只要选择了死,一位大臣此前纵有再多不是,所有罪过也会得到人们原谅;而一旦选择了生,则一切名节都必然被视为虚伪。

王铎《投文阳》


饱受离难之苦与世人谴责的王铎,选择以书画来排遣心中郁结,一如他自己所言:“字画诗文,吾辈之寄也、爱也、憎也。”好友钱谦益在为他所作的墓志铭中将他当时的状态描述为“宵旦不分,悲欢间作”。

王铎 《投文阳》


满族统治者取得政权后,一边笼络前朝旧臣为其所用,另一边又残杀汉族抵抗者。王铎的莫逆之交倪元璐、黄道周舍身取义,而与王铎同仕二朝的孙承泽因“豪附陈名夏,表里为奸”被判入狱。这些友人的遭遇也投射于王铎的内心,使其形成拓落不羁的性格。

王铎 临褚遂良《家侄帖》


入清的最后八年,五十多岁的王铎迎来了其书法创作的高峰。他成熟期淋漓恣肆的书风与他仕清之后的内心世界互相表里,笔锋之间的紧促和张力是其心态、情感世界在其书风上的外化表现。


在这八年间,王铎创作了一系列气吞千里的巨幅立轴。他用墨酣畅自如,笔墨浓淡灵活交错,线条与快面对比强烈。这在当时流行柔媚书风的时代无疑是一大创举。在他之前,还没有人如此大胆地追求“涨墨”的效果。王铎《吾洛与津为寇破》,1643年


王铎亦擅长作画,沉沉丰蕴,意趣自别。现存他的绘画有山水、兰草、竹石诸类作品。清人张庚称王铎的山水“沉沉丰蔚,意趣自别”,又褒其花草“超脱名贵”。他在创作中既能汲取古人优长,又能不拘泥于前贤绳墨,突破“形似”的羁绊,以朴拙的笔墨表现出雄壮的万千气象。

王铎《芝兰竹石图》

以古为宗,积墨成庄


自青年时代起,王铎便受到明末个性解放思潮的影响,表露出惊世骇俗的审美意识。其文章《文丹》虽未专门探讨书风,但提出了在当时最有个性的作字标准。他认为,创新应立足于继承古法,否则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王铎《琅华馆帖》


古代的书法大家中,爱好临摹古帖者不在少数。米芾一生书十万麻笺,赵孟頫日书万字,而王铎的临古能力并不在这二人之下。其临作数量之多,范围之广已属难得,而他那种挥洒自如的本领,更是如鬼神使役,令人难以望其项背。王铎 临王羲之《圣教序》


有人粗略统计,在王铎现存的四百余件作品中,临作就占据了一半。他从十二岁起便开始临习王羲之的《圣教序》,三年之后,他就达到了“字字逼肖”的效果。

王铎 临《兰亭序》


晚年抑郁不得志之时,王铎仍然不减对古法的崇尚之情。于他而言,崇古是一种斩不断的情结。他曾说:“恨古人不见我,故饮食梦寐之。”但王铎并非一味模仿,而是集众家之大成,自由地“出入”古帖。正因如此,他才能在将临摹能力运用于创制过程的同时,做到自成一派却又“笔笔有来历”、放纵之中又不失规矩。王铎 自作诗《问点平彭子作》,1651年


“后王”之王


直到上个世纪,王铎的书法才终于得到了世人公允的评价。用笔沉着痛快、纵横跌宕,创作出了超迈雄奇的行草书。有人以他的线条与明代另两位草书家徐渭、祝枝山作比:他的遒劲既有异于徐渭的粗放,也有别于祝枝山的生辣。法高古所开创的雄壮书风足以与董其昌一派的严谨秀逸之风相抗衡。

王铎 跋米芾《行书三札卷》


如果说从张芝、张旭、怀素,一直到徐渭,草书的发展是以用笔的丰富顿挫为准矩,而在结构处理上则一放再放、抒泄无遗的话,那么王铎则成功地阻遏住了这股一发不可收拾的洪流。他在空间处理上强调理性的次序观,将狂放的草书锤炼出有条不紊的效果。王铎 临张芝《冠军帖》,1649年


如今,书法界有“先王后王”自称,“先王”指的是王羲之,而“后王”便指王铎。王铎的作品对东瀛书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村上三岛、木村知石就是因学王铎书风而卓然成家。其书作《拟山园帖》传入日本时曾轰动一时,日本人不仅将其列为第一流的书法家,甚至还提出了“后王胜先王”的说法。王铎 再跋《琼蕊庐帖》


明清易鼎、文人游幕的特殊背景也许毁了王铎的一世名誉,但也意外造就了他辉煌的书法世界。王铎人生的起起伏伏,皆映照在其淋漓痛快的狂草之中。


但长期以来王铎书名不显,自然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我们不能脱离一个艺术家的人品去谈他的创作,但完全因人废书也是错误的,因为艺术始终有其独立的审美价值。真正优秀的艺术,无论曾遭遇怎样的贬损和埋没,也终究会穿越时间的长河,被后人看见。


正在展出



展览:“健笔蟠龙——王铎作品展”

艺术家:王铎

展览时间:2017年9月2日-10月15日

展览地点:浙江美术馆7、8号厅


监制/齐超

编辑、文/刘秋笛

看不够的明星精选视频

请关注时尚芭莎bazaarV

微信公众号(Bazaar_V)

想要拿到手软的粉丝福利吗?

想要参与明星见面会吗?

长按下方二维码

即可进入“芭莎达人团”小程序

更多精彩等你来!





首页 - 时尚芭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