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弘社英雄全传(五):江户游侠《隐密剑士》

摘要: 这部作品是武田时间历史之中,播放时间最长的一部作品,共10部、全128话的特摄时代剧《隐密剑士》

10-30 05:58 首页 Anitama讲道理

图片来源:《隐密剑士》


欢迎关注Anitama订阅号!


五、《隐密剑士》


TBS的武田时间这个概念,从2008年的大电影《大决战!超奥特八兄弟》开始,渐渐被观众所熟知。非常具有辨识性的“武田 武田 武田”的武田制药主题歌,也印在了当时孩子们的脑海之中。武田时间从1958年到1974年这十余年之中一共有二十部作品,其中一半的作品是由宣弘社制作的。其他的作品宣弘社也作为广告代理店,在幕后多多少少有参与。


上上篇讲过的《豹之眼》之后,1960年的4月3号开始接档的作品是《有喜有泪的樱桃剧团》,这是一部讲述了旅行艺人的女性生活的喜剧电视剧,主演是当时出名不久的女歌手笠置静子。演员阵容中比较熟知的有后来出演过《人造人电脑奇侠》中的光明寺博士的演员伊豆肇,同时伊豆肇还参与了本作的脚本。这部电视剧持续播放了三个月,仅仅一季度就迎来了完结。随即接档播出的作品是同样由宣弘社制作的《夕阳天使》,这部片子讲述了少年之间的友情与人情的故事,1960年8月7日首播,9月30号便草草结束。

可惜的是这两部作品,现如今胶片丢失,找都找不到,且没有留下任何的剧照,已然被历史的长河冲刷的只留下了名字。

不过接档《夕阳天使》在1960年10月7日播出的下一部片子,是武田时间历史之中,播放时间最长的一部作品,也正是这一段标题写的那一部,播放时间长达两年半,共10部、全128话的特摄时代剧《隐密剑士》。


隐密剑士在宣弘社历史上可以说是一个突破性的尝试,其一,这是宣弘社第一次尝试拍摄时代剧,其二,这部作品为日后的其他很多特摄作品打下的基础,可以说是超过了任何一部其他的作品,这一点后面慢慢再说。先说说海外的影响吧,本作在后来曾被东南亚国家以及澳大利亚引进播放,根据社长小林利雄的回忆,1964年本作以《The·Samurai》(《武士》)为题,引进至澳大利亚播放,随即便风靡澳洲,澳大利亚摇滚乐队“rock at work”还以本作主角新太郎的名字shintaro为题,制作了歌曲,收录在1983年发售的单曲“it’s A Mistake”之中。海外版发行的《隐密剑士》标题以及工作人员名单全部替换成英文版,现在说起来比较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当初负责给这部片子的英文版配音的配音演员,都是横田美军基地的士兵,他们每周五傍晚或者每周六会利用休息时间前往位于新大久保的录音棚为《隐密剑士》进行配音,现在这部作品的英文版可以很轻易地在YouTube上找到。

2012年4月,日本电视台的“看世界!电视特搜部”节目,回顾了当时《隐密剑士》在澳大利亚的火爆程度,主演大濑康一去往澳大利亚参加活动的时候,在墨尔本机场迎接他的当地粉丝人数超过7000人,比甲壳虫乐队去澳洲的时候迎接的粉丝数量还要多。在澳洲销售的忍者服、手里剑、武士刀等周边的营业额,换算成今天的数字,超过了10亿美元。

不过,这部故事真正有趣的部分其实是要从第二部开始,一开始播出的第一部的故事可以说是比较失败的,这片子本身一开始的企划阶段是计划要给小朋友看的,OP曲也是标准的当年的童谣风,但是第一部的故事拍的太过于拘泥于史实考证、添加冗长复杂的历史背景,这么搞讨不到观众小老爷们的喜欢,导致第二部开始做了很大的路线变更才救活了这部电视剧,到底第一部故事有多“无聊”?等我慢慢理一理的。

先要介绍的是主角人物了,也就是大濑康一所饰演的秋草新太郎,秋草新太郎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是幕府十一代将军德川家齐的同父异母的哥哥,本名松平信千代,自身是个柳生新阴流的一流剑士,从小不知父母长相,九岁开始就被吞海和尚收养,但是不喜欢受拘束的修行艰苦生活,之后做了浪人开始四处流浪。

在后来他受到幕府的老中·松平定信的邀请,因为尚且年幼的德川家齐继承将军位,政权不稳,定信请求新太郎可以去帮忙平定国内各种动乱,为德川政权稳定根基。在身为松平定信的好友,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吞海和尚也拜托他的情况下,新太郎在各种权衡后答应了定信的请求,就此新太郎成为了幕府的“公仪隐密”,开始浪迹于全日本,为伸张正义而战斗。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不是为了保护将军家亦或是德川幕府政权,而是为了保护生活于这世间的平民百姓。”

那么第一部的故事,也就是我前面说过的很失败的第一部故事是怎样的呢?这第一部的故事可以说完全是一部“和制西部时代剧”,全篇模仿了美式西部片的套路。

1787年,幕府的财政摇摇欲坠,定信拜托新太郎前往松前藩·虾夷地进行资源探索,虾夷地是什么地方呢,不知道观众老爷们有没有玩儿过《太阁立志传》或者《信长的野望》的,这虾夷地就是游戏地图里最右(北)边儿的那个,比什么伊达家、南部家还要再偏的蛎崎家。蛎崎家在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被认可了对于虾夷地的支配权,江户时代蛎崎氏改名为松前氏,统治虾夷地,虾夷地在1869年终于改了名,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北海道。而再细分,还能分出北虾夷地、东虾夷地巴拉巴拉的,当时狭义上的虾夷地实际上只是现在北海道南部的部分,不过这个不是地理课就不多讲了。

新太郎被派去虾夷地进行探索,松前藩的藩主·松前志摩守道广以为是幕府打算将自己的领地进行转封,相当气愤。转封就是命令他去别的地方当藩主,信长的野望里就有一个假想剧本“应仁大转封”,将所有大名势力所在的领地打乱,南边的跑到北边,北边的跑到南边,然后进行大乱斗,哎呀扯远了扯远了,扯回来。

随后松前道广就派出了亲信,甲源一刀流的达人·鬼场阵十郎去抹杀新太郎。这个鬼场阵太郎正是胜木敏之出演的,可以说根本就是月光假面大战快杰哈利玛嘛。

而此时新太郎在做的到底是什么呢,他实际上一直在与虾夷地的和人混混、恶德商人、虾夷坏酋长进行斗争,从这些人手中保护开拓民以及虾夷原住民。所谓虾夷原住民即是现在的阿依努族,是目前分布在日本北海道的少数民族,相比较起大和民族的和人,阿依努族的血液中更多是蒙古人和白种人的血统。

古文献记载虾夷人是从本州岛关东一带被和人赶到北海道去的,现在阿依努人和和人交流混血很多,纯种血统逐渐减少,饰演《盖亚奥特曼》里的堤队长,也就是《假面骑士OOO》中的鸿上会长的扮演者宇梶刚士,就是阿依努族,一米九的身高以及深邃的五官,一眼看来就明显有别于和人。

总的来说,第一部的故事就是新太郎在虾夷地随便乱跑,各处伸张正义,阵十郎在后面狂追,追上就打,采用一集一完结的单元剧模式,而且不同于浪人历来骑着马用武士刀的形象,新太郎不仅用刀还使用一把左轮手枪作为武器,故事第一话就解救了一个差点被冤枉的虾夷人,然后揭露真凶,最后与真凶进行手枪对决。

俨然一副荒野大镖客的样子。

这一部的主笔脚本家,是东映的时代剧导演·编剧加藤泰,此人还是宣弘社的看家导演船床定男最早加入演艺圈的时候领班的大师父,1952年,当时年仅20岁的船床定男一开始踏入这个行当,就是加入了加藤泰等人创建的剧团·蝙蝠座,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跟着加藤泰学习,做一做助理导演。

大家更熟悉的伊上胜只在中后期和加藤泰联名写了后面部分的脚本。不过加藤泰这个带点儿日美混搭风的脚本只能说是成效一般,观众小朋友根本就不怎么买账。那怎么办呢,没办法,加藤泰写完了这第一部之后就拜拜了,伊上胜正式接过笔来,从第二部开始负责系列主笔。

伊上胜对忍者题材的得心应手,从这个时候就可见一斑。第二部到第十部,除了第二部有四话是织田清司写的之外,伊上胜一个人包了剩下全部111话脚本,当时还在东映京都所属的平山P,正是在电视上看到了这部伊上胜所描绘的《隐密剑士》的故事之后,才会在自己负责的特摄片《恶魔君》筹备的时候引荐伊上来写脚本,从而使得伊上胜后来参与了众多东映特摄的脚本创作。

说到剧本,这个时期后来的大作词家阿久悠,跟伊上胜一样,还只不过是宣弘社的小社员而已,根据主演大濑康一回忆,拍摄《隐密剑士》时期,阿久悠就是给演员们发剧本的那个人。

本作的导演是之前提到过的船床定男、田村正藏还有外山徹三人。顺便一提,那个时期宣弘社拍摄电视剧的惯例并非是所谓的A班B班那种能分得出人手来的同时作业,这种同时作业对于宣弘社来说还要再等几年才能有,现在先不提。没有钱且人员紧缺的宣弘社在当时基本上全部一班制从早忙到晚,除非是忙不过来了,否则这个时期宣弘社片场很少有多人导演交替工作的情况。

虽然有点唐突,但是这里要讲一下当时的时代风潮背景了。50年代后期到60年中期,忍者文化在日本文化产业界引起了一波风潮,小说方面有山田风太郎的忍法帖系列、司马辽太郎的《枭之城》、村山知义的《忍者》,漫画则有白土三平的《忍者武艺帐 影丸传》、《佐助》、《渡》以及横山光辉的《伊贺的影丸》等作品。

在《隐密剑士》开播后的两个月,《忍者》被大映搬上大荧幕,八代目市川雷藏主演,因为人气超高,62-66年一口气就拍了八部。

既然这么热,那么就照着这个路子走吧!


故事从第二部换成了伊上胜主笔后,做了一百八十度的路线变更,首先把新太郎手中的那把违和感很重的荒野大镖客的枪给去了,让他做一个真真正正的隐密“剑士”,其次在故事的反派上大做文章,新太郎遇到的反派都是甲贺啊、风摩、根来众等各门各派的忍者,并且增加了许许多多奇幻的忍术以及打斗戏,这是伊上胜重新为隐密剑士创作的骨架,而西村P则也为故事考虑了很多小的忍术道具以及细节,比如忍者刀的架势以及“卍字手里剑”、傀儡、下毒之类的忍者道具、技巧一类的东西。

这俩人在这儿负责想点子,制作进行野木小四郎就闲不下来了,为了充分研究,并可以展示忍者的道具与技巧,他和制作部的同事,真的实地前往伊贺以及甲贺进行修行研究,他们在素有忍者之乡之称的伊贺和甲贺见识、并拍了很多资料进行参考。手里剑、撒菱、忍者刀这些必备道具自不用讲,像是潜水用竹筒呼吸、手里剑投掷术、甚至是忍者传说中的“水蜘蛛之术”。这“水蜘蛛之术”即是踩着圆形的平板在水上行走的忍术,不过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就是了。

不过这些忍术最终都出现在了《隐密剑士》之中。

而到了拍摄现场,更多拍摄忍术的场面,还是使用了这种更加“人类”的拍摄方式,比如下面这个拍摄忍者在天花板上互斗的场景,就是以图1这种平铺于地面的方式拍摄的。

正是凭借伊上胜和西村P的头脑风暴,从隐密剑士第二部《忍法甲贺众》的故事开始,宣弘社才将《隐密剑士》一举推上超人气节目的宝座,最高收视率一度达到了40%,将本作从忍者风潮的跟风者的地位,一举提升为忍者风潮的代表性作品,原本是面向儿童的作品,竟然吸引了不少成年观众一起观看。

宣弘社惯例的演员阵容,在本作中也是继续发光发热,先说持续跑龙套的天津敏,在第一部之中扮演了两个角色,飞驒屋保镖·錣典膳以及失明带子浪人天堂左马之助,第二部之中出演了甲贺十三人众之一的蜘蛛幻藏,第三、四部的伊贺十忍水口幻齐,第五、六部的风摩一族的风摩小太郎,第八部至第十部他摇身一变又成了甲贺五十三家领头忍者甲贺金刚。唯独只有第七部,天津敏没有出演角色,所以很多资料讲到这一部还特地注明,“这部没有天津敏”。

天津敏在后来诸多电视剧中,继续出演着坏人角色。以至于船床定男导演的儿子审定回忆起第一次见到了他时的第一句话就是:“是电视机里的坏家伙!”当时天津敏就笑着摆出恶人姿态,对着他说道:“没错,就是我!”然后蹲下来扮马让审定骑。

可以说忍者电视剧,演员才是真的忍者。

而另一名惯例龙套牧冬吉,则在第一部饰演了虾夷人的酋长,第二部饰演了甲贺十三人众之一的柘植的黑兵卫,从第三部《忍法伊贺十忍》到第十部《变换忍法帖》为止,牧冬吉饰演了一个长期角色,雾之遁兵卫。这个角色是侍奉幕府的伊贺同心(官职)200人之中的小头目,时常救助落入敌人陷阱的新太郎以及协助他击败忍者完成任务。擅长的忍术是丢出白色浓烟的雾遁之术,并偶尔负责照顾从第二部开始登场,之后一直几乎跟随在新太郎身边的甲州出身的武田家名将马场信房的后代周作少年。

饰演周作少年的小演员大森俊介在宣弘社后续的作品之中也有出演,这些就放在后面再介绍。

这个周作少年也是故事中比较重要的一个角色,他的父亲在第二部之中被甲贺忍者绑架,因此与新太郎相识,并发现尾张德川家抓走了大量百姓作为矿工,挖掘武田信玄留下来的金矿。他们企图利用金矿筹集资金,从而造反颠覆幕府。

周作少年对于忍术也是相当有兴趣,而遁兵卫也充当了给他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讲解忍术的任务。

除了这些经常出演宣弘社作品的演员之外,像是加藤精三、若山弦藏、瑳川哲朗这些老牌声优也在本作中有所出演,后日为《机动战士高达》的阿姆罗、《龙珠》的雅木茶、《圣斗士星矢》的星矢献声的声优古谷彻,也在第七部《忍法根来众》中饰演了一名小忍者的角色。


话再绕回来,受命于幕府的主角、跟随于主角身边的忍者,以及少年。

这三人组的人物基础设定直接被伊上胜带到了后来的作品《假面忍者 赤影》之中,进行了一次再利用。

《假面忍者 赤影》共52话,这52话全部都是伊上胜一个人执笔完成的。其中很多故事的点子和桥段,都是直接从伊上胜原本的作品之中拿来的。甚至还有一些小迷弟们总结了赤影与隐密剑士中很多的创意、剧情小点子的共通点。虽然《赤影》是横山光辉原作,但是特摄版很多内容还都是伊上胜写出来的,或者说直接把原来写的老剧本积攒下来的创意直接拿来用的。

比如隐密剑士第五部《忍法风摩一族》之中的故事吧,传说只要集齐了水虎·风雷·火龙三面镜子,就可以找到北条早云留下的黄金百万枚,于是风摩小太郎企图找到这份宝藏,用于复兴风摩一族,随后他率领的风摩一族潜入江户城杀害了不少伊贺同心众,抢走了“水虎之镜”,而另外两面风雷、火龙分别在相州屋家的女儿·香以及小田原的尼姑·光信女手中,风摩一族随即将目光盯向了另外两面镜子,舞台从江户转到了小田原,新太郎和伊贺同心众一起,和风摩一族对抗,并寻找三面镜子以及财宝。

而赤影第二部《卍党篇》则是第一部被赤影所击败的金目教首领甲贺幻妖齐,重新组织了万字教,企图找到洋人佩德罗制造的三口钟,这三口分别是玛利亚之钟、撒旦之钟、耶和华之钟,这三口钟藏着巨大能源的秘密,所以万字党企图抢到钟为所欲为。

嗯…都是抢夺东西的故事。等一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不就是《豹之眼》中抢成吉思汗的世祖之箭、克鲁伦之弓、韃靼之靶的故事么!?再往前翻老账本,这和伊上胜的出道作《游星王子》第四部的故事一模一样,从正面评价来讲,混战抢东西的剧本,可以说是伊上胜笔下很具有代表性的桥段了,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井上老魔王真的是一招鲜吃遍天的行家。

在第二部《卍党篇》中出现了名为“大万字”的超科学载具,这玩意儿能飞天,能入水,长得跟UFO一模一样(这么说有点太抬举实际造型,嗯…其实更像瓦斯储备罐),卍党的大本营就在这“大万字”里面。而据说伊上胜的剧本原设定之中,万字党的移动道具是一艘龙头船。然而在摄影现场,龙头船的创意被导演否决,最后变更为了长得跟瓦斯储备罐似的“大万字”。

这龙头船的创意其实在隐密剑士的故事里,已经出现过了。《忍法风摩一族》的第三话《忍法水龙阵》之中,风摩一族制造了一种潜水艇,船头是龙头的模样,船体则是横着的洗澡桶,风摩忍者们在内部操纵龙头船,故事中他们撞翻了新太郎所乘的船。当然冲撞船体的画面是使用了迷你模型拍摄的,不过剧组真的制造出了一个放入水中的巨大龙头…

同样在《忍法风摩一族》的故事之中,出现了本作中重要的两个女性角色,一个是上文提到过持有火龙之镜的光信女,另一个则是风摩一族的首领风摩小太郎的妹妹·朧,朧和她的哥哥一样,都是忍者。为了潜入光信女所在的寺庙,朧化妆成寺中一个尼姑,但是却被新太郎识破,最后不得已逃走。和她的哥哥小太郎做法不同,朧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她将一开始拐走的尼姑本人放回了寺庙,并以“我不杀同为女人的人”为理由向哥哥报告。不过风摩小太郎却斥责她、并教导她“忘记自己是个女人,忘记自己是个人,化身为鬼!”

朧不堪哥哥过分的教诲,最后在新太郎的劝说下,背叛了风摩一族。当风摩一族覆灭之后,朧为了吊唁族人的亡灵,住到了光信女所在的寺中每日为族人忏悔。

跟随在新太郎身后的勇作少年的父亲,在故事第四部就去世了,整部故事大结局的时候,正是寺中的光信女与朧收养了他。

不仅仅是每周在电视这块小屏幕上大热,隐密剑士这把“火”还烧到了其他的地方。

1964年3月,电视版播放到第五部的时候,由东映京都出品的《隐密剑士电影版》也登上了大荧幕,与《月光假面》当时阵容大换血不同,这一作完全由宣弘社原班人马制作,啊,也不能说是完全原班,因为周作少年的小演员大森俊介学业优先放弃了出演,所以更换了演员,脚本伊上胜、导演船床定男。社长小林利雄和西村P则在本作中冠以了原作之名。同年8月,电视版播放到第八部的时候,上映了以电视版第五部《忍法风摩一族》为蓝本创作的电影版《续隐密剑士》,拍摄这部的时候船床定男导演特地跟大森俊介讲,周作这个角色你不演不行,所以第二部的时候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原班人马。

啊,忘了说隐密剑士时期宣弘社剧组的贫穷事迹了,这里补上吧。这一次的宣弘社的片场还是不安宁的。虽然赞助商一直在变,但是一直没有改变的是宣弘社剧组很穷的事实。制作进行浅井清回忆当年出外景的场景,可以用“辛酸”来形容了。剧组穷,所以出外景都要自己做饭。那么一组人这么多,谁来负责做饭呢?自然是落到了他所在的制作部的肩上。定不起全组人的便当,在外景地需要自己来野炊烧火做饭,不可能像是便当一样分成每个人的份,所以剧组吃的就是中国所谓的“大锅饭”。看看现在保留下来的照片,主演大濑康一吃的仿佛还很开心呢。

忍者时代剧,有不少需要骑马的镜头,有骑马的镜头自然就有堕马的镜头,拍摄这些镜头就要找比较有经验的专业人员来拍摄。

这种专业人员在香港叫做龙虎武师,在日本就叫做杀阵师。根据当时的行情拍摄一次这种危险镜头,剧组就要给一些感谢费,一次大概是1000-3000日元左右。60年代日本的物价基本是现在的3.5-4.0倍差距,所以一次危险镜头,杀阵师也是能小赚一笔的,毕竟是用命在挣钱。

当时剧组负责饰演忍者A忍者B这种角色在内的杀阵师是年仅20岁不到的高仓英二,这个时候他只是在宣弘社打打工,没有正式编制。不过他和外山徹导演一样,也是跟着船床定男导演学制作演出的。除了跟船床导演学东西之外,高仓更全能一点的是他还能胜任杀阵和动作指导的工作,什么剑道、古拳法、空手道、柔道、合气道之类的都有不小的成就,在后来高仓和其他的杀阵师一同设立了专业的杀阵团队“若驹冒险Group”,这里先提一句,后面这个名字还会出现,而且还惹出了大事儿。

1962年10月开播,到1965年3月,播放时长两年半的《隐密剑士》终于结束。其实也不能算作结束,因为紧接着隐密剑士,宣弘社拍摄了名义上的续作《新隐密剑士》。这一段就放到后面再说了。

1965年9月,电视上的隐密剑士虽然已经不是秋草新太郎,但是大濑康一和剧组原班人马在东京浅草的国际剧场上演了隐密剑士的舞台秀。

因为过于火爆,1966年的春季再次在同一个地方进行了二次上演。

再附上一张主创基本到齐的庆功宴时期的照片。

《隐密剑士》结束的同一年,1965年,在宣弘社供职了十余年的伊上胜,也就是井上正喜退社成为了自由脚本家。

接下来将要讲述的是接替大濑康一登上荧幕,新一代的隐密剑士,续作《新隐密剑士》。


(待续)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


首页 - Anitama讲道理 的更多文章: